好東西跟好朋友分享小記

今天跟幾個好朋友、新朋友開心地分享了一些東西,在此記錄一下:

Good Charts: The HBR Guide to Making Smarter, More Persuasive Data Visualizations
這本書用比較系統性的方式、加上一些過程,讓我很快速地理解了一些框架的運用跟它背後的一些意義,以前大多在咨詢中有用到,但讀了這本書,才有比較系統性的理解。

A Practical Guide to Feedback
希望跟你的團隊保持良好的溝通?那先學習如何給予反饋、如何接受反饋開始吧~

Lords of Strategy
如果當初了解咨詢業的本質,我恐怕也不敢加入創新咨詢公司了。閱讀這本書的時候,不斷重新認識咨詢的價值,也對於那段經驗、同事和客戶有著無比的感激。

吳曉波的騰訊傳、激盪三十年都值得一讀,如果對中國商業史有興趣。

我很喜歡也很推薦的 podcast:瘋投圈:29. airbnb—唯一还有机会在中国胜出的硅谷巨头

還有今年初,在中國刷屏的小豬佩奇廣告,我分享的點是儘管消費者的時間碎片化、渠道多元,但能引起共鳴的內容還是存在也有效的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Sywsy5LeouU

Design Consultant & Strategist

最近遇到很多人問我一些很好的問題。尤其是那些我希望「 我年輕一點的時候」,有人可以問我的問題。理想上,還可以有人引導我去思考甚至辯論。今晚挑了一個好問題,寫下來我的想法(邊寫邊想,沒有很完整),但還是分享一下。

 

這個問題是:

如果我是以成為 Design Consultant/Design Strategist 為目標,那接下來幾年,我要如何去實現這個目標?

我會建議妳先去了解 Consultant 跟 Strategist 的基礎定義,還有 Consultancy 跟 Strategy。

一開始做些簡單的搜尋與閱讀即可,在妳有了基本的認識之後,請教有一些特定背景的前輩。比方說大集團的品牌長、策略長、CMO 或運營長、管理咨詢公司的資深前輩、品牌設計或咨詢公司、訓練 Leadership 的公司或幫助企業轉型的公司等,去請教或是閱讀他們的文字。在妳收集了不同的觀點之後,就可以開始有計劃的閱讀案例、以及一些經典的基礎書籍,在快速吸收之後,也培養持續學習的習慣。

接著,妳對咨詢顧問與策略真的有興趣也覺得有價值,妳就該去了解咨詢界的不同公司、不同 focus、專長、成立緣由、近年發展以及職位結構。然後再去從「設計」這個角度來看看 Design Consultant 跟 Design Strategist 是什麼,它們在哪些公司裡?具體做什麼?為什麼要有這樣的職位?它們的產出是什麼?他們職業路徑是什麼?

更難的一步,可能是妳想當哪個領域的設計咨詢或設計策略... 這個部分,除了熱情、妳對該領域的理解與專業,還有就是一些因緣際會、使命感、環境因素等。

這樣的建議,主要是來自我個人的經驗跟長期的閱讀。有很多設計顧問其實不夠了解「顧問」就去做了這樣的工作,當然也無法提供有效的「咨詢」。也不懂「策略」的基礎,就去做了策略或以為自己做了策略。所以如果妳從這些基礎開始,妳就有了更多知識,可以依照妳個人的特質、需求跟興趣,去定義真正合適妳的目標。

之後有時間,我也會分享我自己的幾個練習方法、閱讀點跟感想,關於咨詢跟策略,但它們都很樸實,沒有什麼特別。比較有用的學習方式,是遇到好的團隊、客戶、前輩、專案,他們可以讓你更好了解咨詢與策略的價值與意義,並持續讓你進步。遇到不好的團隊、客戶或專案也可以學習,但如果沒有好的反思或改善,失去動力,也不會持續成長。

以上,不見得正確,但希望有幫助。

 

台灣設計師在中國的競爭力

過去幾年在中國,除了看到經濟快速發展後放穩的一些變化,也看到設計在中國持續的演化。儘管我接觸到的領域比較少也更偏向用戶體驗、咨詢、社會企業與創新的設計;一些與產品、工業設計、視覺溝通、多媒體、商業與食物設計的交集;比較少偏建築、空間或藝術的主題,我還是能強烈感受到一些東西。所以,這幾天聽到前輩問我「台灣設計師在中國的競爭力」這個主題時,讓我想從另外一個角度去思考,並聚焦在年輕設計師的範圍裡,做點思考與分享。

 

過去八年多的時間,讓我感觸比較深的是這裡社群的力量,尤其是「年輕設計師對社會做出貢獻」這個主題下,真的可以看到質、量與速度兼具的一個發展,最近也看似有得到投資與商業上的收獲。

 

前幾年,我經常跟朋友或同事,尤其是對中國相對陌生的人,介紹一起開工社區、BottleDream、多背一公斤、天地人禾這樣的團隊。看看他們的文字、展現、思考與努力,感受一下他們背後的團隊,帶給我們的啟發與正面影響。這幾年,我反而會建議都是大家可以跟他們學習並試著參與其中。

 

他們讓我看到了年輕設計師的活力與行動力,設計師對更好的社會可做出更多貢獻的可能,有共通的話題卻又有不同想法的碰撞,更重要的是他們是 likable 而且是「有趣」的。

 

儘管,從其他角度看,這個市場確實已經有許多大的案子開展、有國際級設計師的作品、有世界級專家參與的研討會、世界級團隊也有了華人的 leader,也回來貢獻與培養下一代;設計大師在設計學校開課、知名商學院有些設計思維或創意領袖的課、得了國際獎項的學生專案也越來越多;互聯網初創企業有設計師作為共同創辦人、大公司裡一個作品能有千萬級 page view、上億的用戶量、設計師創業、出版、社群或自媒體等,中國的設計是蓬勃發展了、有了一定的聲譽、規模和地位,但都不如「年輕設計社群對社會做出了真實的貢獻」這件事給我更深的感觸。

 

那「台灣設計師在中國的競爭力」這件事... 

 

這樣的命題,就讓那些喜歡糾結的人自己去糾結吧。

 

我認為傾聽、參與、行動、思考、持續地去豐富你的人生比較有意思。假設來中國冒險與發展是你決定豐富你人生的行動之一。那我的分享可能有點用處:

 

對你來說,重要的是保持你在台灣長大得到的那些善良本質,你可能有著來自美國、日本、少數香港與歐洲的影響,但大多數來自臺灣的那些個人特質,比方說好奇與真誠,還是你最好的立足點。

 

把你最樸直的真誠,用在對的人身上,不論是朋友、鄰居、同事、家人。但別全部一股腦的用在工作中所有的面向上,工作上就是溝通、專業、盡責、用最合適的方式去解決問題。

 

尊重你的專業,盡可能了解歷史脈絡,但也別忘了要適應以及關注它演化的過程與背後的原因,那些能幫助你與時俱進的解析問題與洞察力,都會是你專業的一部分。

 

主動溝通。不要什麼都不說,沒有人有義務去花時間猜測跟傾聽你的想法,說了,有了碰撞才有溝通的可能。

 

我們與中國有著共同的語言,初期了減少許多溝通的成本,但相互理解的時間還是需要的,這些都是我們進入的優勢以及經常容易忽視的問題點。

 

不要看不起別人,也不要看不起自己。我們非常幸運,可以比某些人早點去過某些地方、看過更多好東西。但我建議,假設你看到一個很糟糕的設計,試著想像一下那個作決策跟作設計的人的情況,暫緩一下給予輕率的批評的習慣,有的時候,喜不喜歡跟懂不懂設計還是很明顯的。同時,我們的幸運,很有可能是來自於不用去接那些案子,而不只是看過更好的東西。

 

台灣市場小、產業需要升級、沒有實際工作經驗可能是我們缺少自信的來源。但,你想想那些沒有用(也可能沒人在意)的自信,沒有就沒有,哪有盡快參與跟好好成長來的重要?說真的,足夠了解自己不足的地方,也是擁有自信的一種方式。

 

在你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來到一個新的地方,綜合上述來說,你的競爭力很有可能來自於「這個人有點東西也有潛力、跟我們不一樣,但應該合得來、表述清晰但有趣」這些的印象,希望這些正面的印象能促進面試團隊一個「嗯,我想跟這個人合作」或「好!我願意給他一個機會」的行動,那或許才是你該關心的核心競爭力。

視覺溝通在體驗設計流程中的一點思考

最近聽到將從大學畢業的設計學生問我:如何逐步脫離視覺溝通這個專業領域(或標籤),讓自己可以在用戶體驗設計的流程中,逐步往前移、可帶來更早期的影響力?比方說,是否能透過發展用戶調研的能力去做到這樣的轉變?

 

長遠一點來看...

就我的印象中,能在用戶體驗設計裡真的做到跨不同階段的人才,尤其是從發想、調研、分析、制定策略、概念、設計、開發到運營這些非常不同的專業,通常比較少。能跨多領域又能每項都很深入,更是少之又少。你終究需要一個好團隊,而不是一個人包全部,這種方式不會長久也不見得更有效率。更別提剛從大學畢業的設計師,大部分可能跨的不多也進入的不深。

 

環境、mentor、能力

首先,這個人才可能要到一個能覆蓋會走過全部過程的公司,有著多種專案(或產品)讓你有機會觀摩、學習、練習、做出成績、給出貢獻。第二你會需要一定的優質 mentor 幫忙與引導。最後,你還真的必須要很有能力,不論是傾聽、動手、思辨、發問或溝通等多個面向。印象中這樣的不多,但感覺在初創企業比較有可能遇到。

 

機會

很多時候,在快速發展的商業環境裡,你的前輩或隊友因為某些原因離職了。你的主管或同事們可能因為你有潛力、有興趣、曾表達過好的觀點等,讓你去做原本可能不屬於你工作,因此你得到一個機會,可以展現或學習一個新的機會,這也是可能的。但如果在一個招聘有效率或運作比較成熟的公司中,通常職缺也不會太久。在變化快速的公司,這個職位可能就變成一個兼職的能力即可。

 

專業本身的變化

調研與視覺溝通設計本身也會跟著特定領域的發展而有所變化。這部分的變數也算是機會的一種,但在這篇分享裡就不展開。

總之,在設計師還在年輕的階段,假設沒有一個很專精的垂直能力,我建議還是多看、多問、多試、多表達、多找人討論、多思考跟試著把這些寫下來。這些可幫助你更宏觀的看這件事情。

 

微觀一點來看...

我有看過最少兩個視覺溝通轉成 creative technologist 的例子,分別在 IDEO 跟 Frog 這樣的好公司。當時,他們都是花很多時間跟有很高的熱情去鑽研像 Arduino、JavaScript、Processing 等容易做出能用來「溝通」的互動原型,有的很好看,有的在溝通概念上很有效、很有說服力。在用戶體驗設計的流程上,不論在前段或後段,都是能貢獻價值。這樣的事情,我不知道他們後來作了多久,我只知道很有價值。

另外一方面,我也有看過從視覺溝通轉成品牌、之後會在項目上兼任 researcher 的例子。她的長處就真的是在「溝通」,視覺設計只是她用來溝通最有用的手段。這樣的成長路徑,除了視覺上有一定的真才實料之外,我覺得這樣的視覺設計師,會有更好的文字與論述能力,會更少糾結在視覺的細節和軟體工具等,也能在項目前期帶來更大的影響。

 

反思小結

換句話說,反思一下,要轉換的方向可能是你的第二特質、興趣或專長。所以了解自己是很重要的。這樣你自己、好團隊或好主管也會慢慢給你機會,讓你嘗試、學習、成長、貢獻與演化。

但說真的,你也要去了解這個新的領域,除了找到自己的差異性(比方說,更懂得用視覺溝通的 researcher )之外,你還真的要去思考如何成為一個「好」的 researcher,避免兩個專業的發展,到最後都是普通水平,也沒有特色,這樣還不如專精在一個領域,在專案的特定階段發揮最大價值,並試著用自己的特質帶來更有意思的影響力。

 

The Origin of Foovie

2015 年秋天,我開始重新瞭解「食物創新」這個主題時,我把自己當成初學者,開始學習相關的領域、趨勢與觀點,同時也開始慢慢接觸相關的組織、意見領袖或是初創事業。主要是來思考我的團隊可以從哪個切入點並做出可能的貢獻。

在所有學習的經驗中,我發現看紀錄片或相關的 TED Talks 是比較有趣的方式,同時也能讓我 —— 一個設計師 —— 可以比較快速地形成一些基本的概念。儘管觀案紀錄片並不能取代閱讀書籍、報告或經年累月的參與,它甚至可能帶來偏見。但透過這個方式,激起學習的「動力」還是比較有用的。

因此,我開始把「看紀錄片」設定成一個團隊內學習的機制,我覺得「應該」蠻適合我們的團隊,尤其是設計師、研究者( researcher )、製片、編輯、剪接、項目負責人甚至是程式設計師。畢竟,能加入我們的夥伴都必須要有一定的好奇心、 也相信 storytelling 的力量。

因此,我開始在公司的午餐時間,分享一些我覺得很棒的影片,包括紀錄片或電視節目。一開始,我會簡單地介紹,同時播放一些片段,並鼓勵大家去找正版觀看。久了之後,它逐漸變成一個習慣、公司的特色、現在,它慢慢的變成了由一個小團隊來負責運行與改善的機制 — Foovie。

Foovie 在這個小團隊下不停的推進之下,它逐漸演變成一個每週一次的在午餐時間播放一段影片的機制,播放的內容可以是設計、創業、食物創新或廚師的故事,所有同事都可以自由參與,除了開場有簡短的介紹之外,到了 1 點就會停止播放。

同時,為了有更深的討論與跟其他專案有更好的結合,負責 Foovie 的團隊會每隔 1 - 2 周,根據不同專案的主題,選擇有相關性的影片,與該專案團隊一起觀影、有更多的討論與記錄。

這也讓 Foovie 的負責小組更像是一個故事與對話的策劃者,而不只是運行這個學習機制而已。

這是 Foovie 的起源,也是這個團隊在初創時期的一個學習機制。就某種角度來說,它的初衷是為了解決提昇學習效率與體驗的問題,而不是另外一個傳統的培訓機制。

截至目前為止,我們還在準備 Foovie 更新的介紹,也因此,暫時不附上相關 URL。如果有問題,歡迎來信討論:lu9600@me.com

 

Foovie 觀看電影清單(部分)
http://www.thecztime.com/collections/2017/1/30/movies-about-the-future-of-good-food

 

感謝寧羚的反饋與友情校稿